English

經濟與發展

陳玉宇:《21世紀資本論》作者皮凱蒂關于不平等的研究有毒

文|陳玉宇

《21世纪资本论》作者、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·皮凯蒂(Thomas Piketty)的畅销书使不平等现象再次成为经济辩论的核心。

皮凱蒂做的研究,是諾貝爾獎級別的。他開的藥方和他對趨勢的看法,則是無稽之談。對沖皮凱蒂的有毒成分的部分,需要讀讀斯蒂芬·平克那本新啓蒙之類的書。

經濟學家在平等問題上有巨大的共識,也有巨大的分歧。共識集中于不平等的一些基本事實,分歧在于對事實的解釋和應對,以及對未來走勢的判斷。

偉大的經濟學家盧卡斯曾說,沒有比花功夫去研究不平等,更毒害經濟學的研究了。這代表經濟學家中的一個極端,自有其深刻的地方。

一百多年前從英國跑去德國參加兒子婚禮的羅斯柴爾德,因爲一個膿瘡,導致敗血症而亡。被猜測是葡萄球菌或煉球菌感染。若在今天,再貧窮的人,甚至不需要去醫院,十塊錢的抗生素解決問題了。富可敵國的羅氏,在這個方面尚不如今日之一貧窮者享有技術帶來的福利。

MIT的Hauseman曾用需求曲線試圖估計乾隆皇帝因爲沒有制冷技術吃不上雪糕,其福利損失多大。

就足夠長的曆史焦距來看,分好蛋糕這件事真的是枝微末節。與技術進步和經濟增長,帶來的深刻變化相比較,確實如此。今天對不平等問題的拷問,是建立在技術進步與經濟增長的肩膀上。

奧肯當年提出,經濟學最大的權衡取舍,就是效率和平等。

經濟學至今還沒給出太好的藥方,在不損害經濟增長基礎上,實現平等。

不同的政治架構和社會氛圍,決定了增長與平等的權衡取舍。世界今日,似乎到了偏重平等的階段了。這並非深謀遠慮的經濟學智慧使然,這是經濟之外的力量決定的。但這會影響未來數十年之久。那個時候,世界經濟格局再變化,曆史的鍾擺會向相反擺動。

宏觀經濟學家樂意用無窮期的動態優化模型思考經濟上的權衡取舍。在這個問題上,怕是會錯得離譜。

Sen是當代最深刻也最有哲學思考的經濟學家。他關心平等問題,饑荒問題,女性問題,暴力問題和社會選擇問題。

他对平等的反思里提出,追求平等应该没什么异义。关键在于equal what?即平等什么东西?

平等收入?你就要解決好你不是在獎懶罰勤。

平等機會?你就要解決好父母對孩子的傳承。有的父母留財富,有的父母花心思教育孩子增進其競爭力。如何幹預取得機會平等?

平等幸福度?馬雲說他工作辛苦不輸于碼農。

平等.....

社會在追求平等的時候,如何約束人性中的嫉妒?

SEN後來關心貧窮,不關心不平等。其邏輯是我爲何要關心年收入1000萬的任澤平與他老板許家印的收入差距?

Sen因此提出很多關于貧窮的度量。關心貧困者,似乎經濟學家的共識很多。那位認爲研究不平等是一種毒藥的盧卡斯,很認可一個社會對貧困者的關注。

今年中國脫貧攻堅的沖刺階段,中國這個問題解決得很不錯。這當然指的是絕對貧困者的脫貧問題。

此次疫情帶來的綜合性危機,如果曠日持久,如果處理不當,全球進入持續衰退,其副産品之一是收入不平等程度會大爲降低。不過在這個進程中,低收入者的幸福感不僅不會提高,而是更多的受到傷害。

陳玉宇,现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應用經濟學系教授,并担任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。2014年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杰出青年奖,并入选2016年度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。他致力于经济发展和生产率、人力资本和增长、健康和污染、行为经济学与劳动市场、收入分配、地区差异等领域的研究。他的研究发表在《美国国家科学院院报》(PNAS)等国际学术杂志。曾获得教育部高校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二等奖, 厉以宁研究奖、北京大学优秀教学奖,多次获得光华管理学院教学优秀奖。

分享

?2017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版权所有    京ICP备05065075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