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華思想力
光華思想力
第77期 病毒传染预防预控的战略性问题

 

張國有

 

      病毒各處都有,要防的是病毒的激發和傳染。COVID-19病毒,截止到4月11日,三個多月,已經侵襲211個國家和地區,累計確診166.8767萬例,累計死亡10.3293例。[1]和第一次、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侵襲方式不同,病毒通過對人的傳染,造成人類自我的致病致死和社會災難。盡管由科學和社會的進步,使饑荒、戰爭、瘟疫離得遠了,但沒有消失,至少瘟疫讓“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”[2]來的沒有那麽快。病毒COVID-19只是21世紀開始的四分之一時間裏已經肆虐世界的五個病毒中的一個。對病毒傳染的預防預控將一直伴隨人類的21世紀。

一、面向未來的病毒3,或者未來的病毒N,我們現在怎麽看、怎麽辦、要做什麽、怎麽做,我們期望什麽樣的結果。

對中國而言,面向病毒3,我們現在怎麽辦?今年2月下旬提出這個戰略預防問題。曾經做過一些探討。一個半月過去,戰略的迫切性越來越明顯。

進入21世紀,我國面臨兩次突發性病毒傳染的重大事件。一次是2002年底SARS病毒引發的非典肺炎疫情,波及30多個國家和地區。我們將SARS看作是病毒1。再一次就是2019年底COVID-19病毒引發的目前仍未結束的新型冠狀肺炎疫情,已經蔓延至全球。我們將COVID-19看作是病毒2。那麽,病毒3是什麽?現在不清楚。它是繼病毒1、病毒2之後的一個不確定的病毒假設:不知道何時會來、在哪兒出現、以什麽狀態出現、主侵害是什麽,不清楚。但它會大概率出現。不管它是什麽樣的灰犀牛,我們不能不防。這就是以未來的不確定中的確定來指導現在行爲的戰略性問題。

病毒1是突發的,我們沒有管理經驗,出現了許多缺口、短板和失誤,但也創造了管理經驗。萬衆一心,抗擊半年之久,病毒1退去。病毒2也是突發的,我們不能再說沒有管理經驗,但上次的缺口、短板仍時有出現,還是造成了一些突發性被動。我們繼而延續經驗、創造經驗,繼續依靠強大的動員力、組織力、達成力和無畏精神,全面抗擊病毒2帶來的威脅。現在迎來了複工複産,但思考仍然沈重。

病毒1和病毒2兩者相距17年。病毒1之後,我們想沒想到有病毒2會來?我們想沒想過要做什麽預防預控?17年後,病毒2真的來了。面對病毒2,我們終將勝利。但現在的問題是,未來17年中,會不會有病毒3的突發?如果病毒3真有可能來,面向病毒3,我們現在怎麽辦?

戰略是對未來的基本意圖和總體構思,而管理則是對意圖及構思尋求途徑、設立規則,並在規則的基礎上去追求結果和效率。面向未來的病毒3,或者未來的病毒N,我們怎麽看,我們要做什麽,怎麽做、我們要什麽樣的結果。這裏面有許多預防預控的戰略管理問題值得深思。

如需获取完整簡報,请点击此处聯系我們